<legend id="3nhj5"></legend>

      <ol id="3nhj5"></ol>

        <th id="3nhj5"></th>

        欢迎订阅《安徽工人日报》;全年定价:216元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20:邮发代号:25--36 。

        今天(周二) 09:10

        2019年03月12日

        提升"瞄准率"让更多人从失业保险中受益

        • 2019年03月12日
        • 来源:工人日报
        • 作者:

        “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用于1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失业保险“大手?#30465;?#29992;于职业技能提升的利好政策,引起不少政协委员的关注。

          如何更好地“瞄准”失业人群?如何科学地提升待遇水平?如何用好基金结余,充分发挥制度作用?连日来,聚焦失业保险制度,政协委员们展开了热?#19994;?#35752;论,“找病症”“开药?#20581;薄?/span>

          委员们一致认为,失业保险制度改进的方向在于让制?#32676;?#21033;惠及更广泛的人群,真正发挥制度在保生活、促就业、防失业方面的设计初衷。

          “错位”导致受益率和瞄准率低

          “截至2018年末,我国参加失业保险人数为1.96亿人,而领取失业保险金的人数?#25381;?23万人。”今年2月,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组数据再次引起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委员的关注。去年两会上,她关于“扩大失业保险受益面”的呼吁曾引发热议。

          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至2018年的5年间,我国的失业保险参保人数增加了2600万人,但每年领取失业保险金的人数却一直维持在220万上下。而在此期间,我国每年的城镇登记失业人数在970万左右。

          孙洁委员认为,这组数据?#20174;?#20986;的正是目前失业保险制度在受益率和瞄准率上的不足。她把产生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概括为?#23433;?#20445;人群与失业人群的错位”。

          孙洁委员解释说,目前失业保险的参保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如国企、事业单位职工,其就业较为稳定,而农民工特别是“网约工”等灵活就业群体,其流动性较大、失业风险较高,但往往游离在社保制度之外,?#25381;?#21442;加失业保险,无法享受失业保险待遇,这?#32479;?#29616;了参保人群与受益人群的?#23433;?#37325;合”“两张皮”。

          那么,如何扩大失业保险的受益面,让失业保险制度更好地“命中”失业人群?

          “与其他社保项目相比,失业保险制度有其特殊性,应创新政策,为农民工和新业态就业群体制定过渡性的制度安排,让最需要失业保险的群体迈进制度大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委员建议,建立特殊制度安排,按人群分类施策,如为灵活就业人员建立“失业保险储蓄账户”制度。

          “新业态就业群体流动性强,且劳动关系认定存在争议,确实很难掌握其就业状况。”在孙洁委员此?#23433;?#21152;的几次社保研讨会中,流动就业群体如何参保都是让经办部门“感到头疼”的问题,?#29575;?#19978;,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题。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只能参加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孙洁委员建议加快试点步伐,探索适应灵活就业人员的失业保险保障方?#20581;?/span>

          在受访委员看来,领取失业保险金需满足的3个条件——缴费满1年、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已办理失业登记,也在?#27426;?#31243;度上把部分参保失业者挡在了受益大门之外,建议待遇领取条件“与时俱进”。

          建议提待遇与缴费工资相挂钩

          “我能领到的失业保险金有多少?”一?#31508;?#21442;保人群最关注的话题。

          根据《失业保险条例》,失业保险金的标准,按照低于当地最低工?#26102;?#20934;、高于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水平确定。据孙洁委员介绍,各地标准一般在最低工?#26102;?#20934;的50%~90%之间。

          近年来,提高失业保险金标准已是大势所趋。2017年,人社部、财政部发布指导意见,提出“逐步将失业保险金标准提高到最低工?#26102;?#20934;的90%”。去年,两部门再发通知,“2019年起,深度贫困地区失业保险金标准上调至最低工?#26102;?#20934;的90%”。

          不过,在孙洁委员看来,将失业保险金标准与最低工资相挂钩的做法,已难以适应失业人员的需求,她建议“将失业保险金待遇标准与缴费工资相挂钩”。

          这一建议的提出基于对职工生活现状、社会救助制度以及商业保险市场的综合考虑。

          “职工失业时面临的主要风险已由生存风险转变为收入损失风险。”孙洁委员告诉记者,失业保险金待遇标准与最低工资相挂钩,是在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背景下制定的,而现在,职工多背负?#30475;却?#27454;,贷款金额的高低往往与职工收入相关。她建议综合考虑失业保险的消费平滑效应和对劳动力供给的扭曲效应,计算最优的失业保险金标准。

          孙洁委员认为,随着我国社会救助水平的提高,失业保险制度保障失业人员基本生活的目标,与社会救助的制度目标存在重合,她建议将失业保险的制度目标改为稳定失业人员的基本收入。

          由保生活向防失业、促就业进阶

          2018年10月,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失业保险基金收支结余218.87亿元,年末滚存结余5552.37亿元。如何不让基金“?#20102;保?#26356;好地把基金账上的钱花出去,让更多人从中受益,一?#31508;?#24191;大职工对失业保险基金的关切。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莫荣委员告诉记者,近年来国家一直在探索扩大失业保险金的使用范围,让更多的人群受益。

          他向记者梳理了近几年失业保险基金政策:2014年失业保险制度推出对产业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兼并重组三类企业的稳岗补贴,2015年降低失业保险费率并将稳岗补贴扩大到所有符合条件的企业,2017年失业保险可用于职业技能提升补贴,2018年进一步对深度贫困地区提高待遇和补贴标准。

          在莫荣委员看来,这一系列政策“礼包”都表明,失业保险制?#26085;?#30001;为失业者提供基本生活保障向积极预防失业和促进就业方向转变。

          对于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拿出1000亿元失业保险基金结余,用于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的计划,莫荣委员认为,这一“升级版”的政策有利于提高基金使用效率,将失业保险基金用于职工技能的提升,也顺应了国际上失业保险预防失业的新趋势。

          ?#28304;耍?#21628;和浩特市?#31508;?#38271;徐睿霞委员表示赞同。她认为,将失业保险基金支出从保生活向提高职业技能扩展,将受益人群向参保职工扩展,有利于扩大失业保险受益面,促进更多企业及职工参加失业保险。(工人日报-中工网?#26412;?月11日电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王维砚 曲欣悦 吴迪)


        推荐阅读

        北京pk108码技巧

        <legend id="3nhj5"></legend>

          <ol id="3nhj5"></ol>

            <th id="3nhj5"></th>

            <legend id="3nhj5"></legend>

              <ol id="3nhj5"></ol>

                <th id="3nhj5"></th>